彩88官网-彩88平台

美文精选网(gjhqly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鬼故事 || 死亡与重逢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1-04-27 21:30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 
死亡与重逢 
 
作者:山木
 
在一片朦胧和混沌中,我的灵魂开始脱离了身体,变的异常的轻盈,这种感觉很虚幻,一切身体的痛苦和疼痛都与我无关了,我知道我死了,可是记忆还在,那些鲜活的记忆一直存活着,像这天地间的日月,是那么的永恒,死又怎么能消除这些让人生生念念的记忆呢。
那一地的献血是那么的鲜红,染红了我白色的衣裳,嘴角的一抹残血多么的鬼魅啊,像正在徐徐下落的残阳,披散的头发宛若蒲公英的花瓣,散落一地。那个抱着我的男人是我今生最爱的张生,他撕心裂肺的嘶吼着,眼泪如决堤的河水夺眶而出,一滴滴滚烫的泪水落在我还有一丝温热的脸上,我就站在他的身旁,他清秀的脸上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,那双剑眉不断痛苦的抖动着,嘴唇咬出了鲜血,追杀我们的几个黑面人收起闪着寒光的剑,放进剑鞘,回去复命了。他们杀我,我不怪他们,他们只是财主家的几条狗而已,我现在已经化身为厉鬼了,我要报了前生的仇,不然我绝不会离开阳间。
突然六月的天空飘起了漫天的大雪,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,空中飘着的雪花,小小的白羽毛,又像吹落的梨花瓣,零零落落,也许是老天爷也感受到了我们这对苦命鸳鸯的冤屈,才降下这漫天的飞雪,来证明我们干净的爱情,我想用手掌心接着晶莹的小雪花,可是我只是飘零的灵魂,接不住我生前最爱的雪,透明的雪花,慢慢地落在张生的脸上,它融化了。
 
 
我和张生实属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玩耍长大,从小便钟情于彼此,许下誓约,今生非对方不娶不嫁,奈何天意弄人,穷苦人家的子女又怎么能够左右自己的婚姻呢,迫于生计,我被卖到张大财主家为妾,受尽了屈辱,遭他践踏,任他蹂躏。
自从那年冬天,也是一个飘雪的日子,在集市上偶遇张生,我们彼此只是眼神触碰,可我那颗将死的心开始复苏了,我仍旧记得那一日我初见他时的模样,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,英挺、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。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,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。这种微笑,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,一下子就照射进来,温和而又自若。他就像一搂阳光照进了我的内心,让我不能自拔,本以为我只能在黑夜里存活,是这一搂阳光救了我,让我再一次开始相信活着的另一种意义。
我们的爱就像窃贼怀揣着赃物从来不敢暴露在阳光下,后来我们私下来往,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,最终我们还是忍受不了相思的煎熬。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,女人生命如草芥真令人作呕,我们预谋了私奔,最终还是败露了,张大财主究竟是派出了他的走狗追杀我们,现在我脑海里还清晰的忆起他们追上我们的前一晚上的场景。
我们两个躺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,群星镶满天空,微风吹拂树林发出哨子般的声音,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,寂静的让我们怀念起小时候在一起玩耍的时光。我们呼吸着自由的空气,憧憬着隐姓埋名的日子,去一座大山,养一双儿女,我在家相夫教子,等他农桑归来,过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的日子。可是我们心里隐隐都可以感知接下来发生的事。
“我多么想躺在这儿永远不走,”我在张生的耳边说道:“我感受到了幸福,真的,现在躺在这儿,只有苍天在上,这有多么庄严,多么静穆。世界上仿佛只有你和我,再也没有别人了。”
张生陷入沉思,眼前的夜空虽然深邃美丽,可是他的内心却充满忧伤,他深爱眼前的女子,愿意为她舍命,和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快乐和幸福的,可是如今和她私奔,被人追杀,感觉自己害了她,让他觉得一切都显的黯然失色了,他并不害怕死亡,只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做什么都值得,可是让心爱的人因他而死,他的内心是痛苦的,但愿可以逃脱魔掌,他对着最亮的那颗天狼星祈祷。
“现在你告诉我,你认为我们死后还能再相逢吗?我很想知道。”我突然脱口而出。
张生亲了亲我,也许他此刻不愿意我多想。
“我担心你的意思是说不能相逢呀!”我一面抑制着哽咽,一面说,“我真想跟你再相逢呀——太想了,太想了!怎么,就像我们俩如此相亲相爱的人,死后都不能重逢吗?”
“不,一定会重逢的,就是死亡也不能使我们分离。”
 
 
一两分钟后,我自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,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,梦见我们真的开始过上隐居的生活,有一双女儿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……
当我醒来的时候,东方的地平线上闪着一道白光,天边漏出了新一天的曙光,群星消失了,天开始亮了,洁净的蓝天上,一抹罗纱般的玫瑰色慢慢地伸展开去。青蓝色的曙光静悄悄地透过了各处险峻的山口,好像寻找昨天遗忘在这里什么东西;它穿过树丛,甚至滑到掉下来的树叶下面,走遍各个角落,打扮着大地,让它盛装着去迎接太阳光辉的来临。
终于他们追赶我们来到一处悬崖边上,我求他们放了张生一条命,我立刻自尽,当锋利的剑刃深吻我的脖颈,我听见张生撕心裂肺的呐喊,他们把他紧紧的压在地上,看着心爱的人在他面前引颈就戮,他肯定心碎了。
我伸手抚摸他冰凉的脸庞,他能感受到吗?他哭累了,白雪皑皑,他抱着我的尸体,在雪地上一步一个脚印走向万丈悬崖,莫非他要跳崖……
“不……”从我喉咙里发出嘶吼的声音,可是他听不到,已经迟了。
他跳崖了……
我的心房里填满了忧伤和仇恨,我要报仇雪恨,我身体里突然充满了无穷的力量……
 
 
大地已经沉睡了,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和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,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。黑沉沉的夜,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,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。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独自飘在阴森的小径上,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,此刻夜黑风高,正好杀人,六月的天气却寒气逼人,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。我已化身厉鬼,穿一身红衣,长发遮住眼睑,已经飘落至古老庭院烛光点亮的窗前,这个庭院的花草树木我都异常熟悉,在这儿度过了我最孤独的日子,是他们陪伴着我,他们仿佛感知到了我的存在,使劲的点头,一阵阴风吹过,推开木雕花栏的窗,我一飘而进,烛光忽闪着点点灯光,终于熄灭。
老财主蹑手蹑脚去点蜡烛,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,闪电好像是一根金线,漆黑的天空被这根金线劈成两半,接着,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,它似乎要把整个宇宙震碎了似的。凭着这道光,他看见了一身红衣,披散着长发,惨白的脸和艳红嘴唇的我,他已经吓的三魂去了二魂,跌坐在地,脸色惨白的大喊:救命!
殊不知我的青丝已经缠绕着他的喉咙,他已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是嘶哑的干吼。
只见我发出“哈哈……”的恐怖笑声,接着说:“拿命来,你生前折磨虐待于我,如今我让你命丧黄泉,为我和我的张生报仇,去死吧!”我心头一狠,根根青丝便割断了他的喉咙,他翻着白眼,气绝身亡……
“大胆,你竟然在人间胡作非为,还不速速就擒!”只见从黑夜里传来两声呵斥。
 
 
只见两个人立在黑夜里,手执镣铐,左边的只见面白如粉,穿白衣服,戴白色的高帽高帽之上,写著四个字:“一见生财”。手持白色哭丧棒,吐着鲜红色的长舌头,此人便是白无常了。右边只见面色黝黑,哭丧着脸,穿黑衣服,戴黑色的高帽,高帽之上,写着四个字:“天下太平。”此人便是黑无常。
“好,我愿意跟你们走。”我说,心里暗想,我已报了仇,已无怨无悔,只是心里还有牵挂,不知能否在阴间和他相遇。
他们为我戴上镣铐,引我走向黄泉路,这是一条每个死去的人都要走的路,而此刻日月倒悬,我走在他们上面,丝丝凉意侵扰着我,还有那思念张郎的无尽的思念也袭扰着我的心。当我们走过一段贫瘠的路之后,眼前出现了好多血色的惹人怜爱的花朵,只有花不见叶,真是奇怪。
 
 
我蹲下身来想采摘一朵,却被黑白无常阻挡。
“你不能动它,它会让灰飞烟灭的。他叫彼岸花。”白无常说。
“彼岸花,花开一千年,花落一千年,花叶生生两不见,相念相惜永相失。”黑无常叹息道。
当我听见彼岸花的故事,我想起了那为我跳崖殉情的张生,悲从中来,我的泪滴落在一棵彼岸花上,它竟然变成了白色。我情不自禁伸手采摘下来,别在我的头发上。
“真是奇迹,恒古未闻啊!”黑白无常发出感叹!
走到黄泉路的尽头,出现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,这就是忘川河吧,忘川,就是忘了前生今世吧,只见那忘川河水呈血黄色,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,虫蛇满布,腥风扑面。只见一人影一跃而进忘川河,我心中大惊。
 
 
白无常在我身后感叹到:“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,可以不喝孟婆汤,那便须跳入忘川河,等上千年才能投胎。千年之中,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,但是言语不能相通,你看得见他,他看不见你。”
白无常接过话茬,继续说道:“对啊,跳忘川河,污浊的波涛之中,为铜蛇铁狗咬噬,受尽折磨不得解脱。关键是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,还能记得前生事,便可重入人间,去寻前生最爱的人。可是有多少人能受得了这样的折磨!”
我听后,心里就一个念头,张生是否跳了这忘川河,应该不会,他还在我后面,我要在阴间等他,等他重逢,我也不能跳下去。
突然一座桥缓缓的浮现眼前,桥头的木板上写着奈何桥三个大字,原来我已经来到了奈何桥了。原来奈何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,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,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,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“早登彼岸”。
 
 
只听见黑白无常在我身后吆喝,过奈何桥需七步,一步记前尘,回忆过去;二步忆过往,思念诸朋;三步梦回乡,再见家亲;四步初惊醒,泪流满面;五步欲忘返,黄泉路上;六步多情断,烟灭人还;七步终淡然,随风安详。他们的声音在我身后久久不曾散去,泪水早已打湿我的眼眶。过了奈何桥,遇见了一位可亲,满头白发,指甲漆黑悠长的婆婆,递过来一碗孟婆汤,她用温暖的语调说:“孩子,尘世的路太苦了,喝了婆婆的茶,心里就不会有苦了。”
“婆婆,我知道,你这碗是孟婆汤,我不想喝,我不能忘了他!”
“傻孩子,只有喝了它,你才有可能和他重逢。”
“可是喝了你这碗汤,我就什么也记不得了,怎么和他重逢。”
“只要住进你的心里,区区一碗孟婆汤能够让你忘了他吗,孟婆汤对那些真爱的人永远是失效的。”
“快点喝了它,我们好交差。”黑白无常呵斥道。
我接过这碗孟婆汤的时候,准备一饮而尽,却看见汤中浮现我发丝上的彼岸花。突然我想把彼岸花放进孟婆汤里一饮而尽。于是我轻轻的取下发间的彼岸花,放入孟婆汤,正准备饮下,只见孟婆上来阻止。
孟婆说:“不能一饮而尽,要分六口,我念一句你喝一口。”
我点头答应。
“一口出世甜、二口叛逆辣、三口珍惜酸、四口情责苦、五口身心麻,最后一口却为白水,淡了口中味,忘了前尘事,泯了爱恩仇。”
话音落,汤尽,我在奈何桥上摔了碗,很奇怪,我的记忆没有消失,我仍旧记得前生今世。
黑白无常压着我继续往前走,便是望乡台了,我已对人世不再留恋了,哪里有乡,哪里有亲人,我最爱的人已坠崖了,我昂首向鬼门关走去,只见那鬼门关站在牛头马面,他们和黑白无常交接几句,黑白无常便消失不见了,牛头马面押着我走进阴森的阎罗殿。
 
 
只见阎罗殿上放着一张案机,公案上依次摆放着:惊堂木、签筒、印盒、砚台、笔架(上悬朱笔、墨笔),只见端坐一人,他样子生得十分丑陋,大脑壳,红头发,凸眼睛,鲢鱼嘴,络腮胡,身子又粗又壮,活像一头牛牯。此人便是钟馗,他两边站着牛头马面,我跪在大堂的中央,突然我身边现出一口大锅,熊熊烈火照亮了正个阎罗殿,从那口锅里飘出一股油腥味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油锅。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只见那钟馗敲了一下惊堂木,大声呵斥道:“大胆小鬼,你可知你犯下的罪过!”
“回禀大人,不知!”
“好个不知!你杀了张财主可是事实!”
“是!”
“你可知罪!”
“不知,”我突然变的勇敢起来问道:“杀人偿命,我有何罪!”
“你身已死,鬼魂作祟,祸乱人间,还不知罪!就算让他死,也不是汝能为之!”
“哈哈……”我发出一身不惧的笑声响彻整个阎罗殿!
只见钟馗黑脸道:“何以发笑!”
“我本以为这阴间是清明的,可以还我公道,奈何也和阳间一般浑浊不堪,难道这天地间没有为我申冤的地方了吗?”
“大言不惭,还没有人敢说我钟馗判案不公,我已了然你的冤情!只是你为何身上还有前世今生的情缘记忆!”
“回禀大人,孟婆说真爱的人是不会因为喝了孟婆汤而失去记忆的!”
“哈哈……”只见钟馗发出刺耳的笑声,“笑话!孟婆汤就是让你们这些痴情的人忘掉前生今世的!莫非……”
“莫非什么……”
“待我打开天眼看看……”只见钟馗眼睛发出两道金光,疏忽间消失不见。
“原来如此,妙哉!”
“大人,到底怎么回事!”
“原来你饮下了含有彼岸花的孟婆汤,彼岸花令孟婆汤失效,你的爱情打动了千年叶花不相见的彼岸花,而变成了纯洁的白色。”
我听的目瞪口呆。
“现在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彼岸花会让你灰飞烟灭,也会让你起死回生,你可以复活了,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什么……”我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“只是你要把灵魂压给冥王,你才可以回到阳间。”
“不,我不回去!”
“莫非你生前的爱都是假的吗?你害怕了吗?”钟馗质疑道。
“不,因为我爱的人也已在阴曹地府,我回去有什么意义,我要在这儿等他!”
“哦?牛头马面去查一下生死簿,看张生是否阳寿已尽!”
“报,张生阳寿未尽,还在人间!”牛头马面回复道。
“我明明看到它跳下悬崖……”我自言自语!
“他被他人所救,连同你的尸体,你的尸体在冰石上,如果你从望乡台望一眼就可以看见他,难道你没有看见吗?”
“我心已死,对人间没有留恋,故而在望乡台上不曾望一眼!”
“可惜,那个时候你望一眼,你的魂魄便可重返人间了。”钟馗惋惜道。
“我愿意,愿意把我的灵魂压给冥王。只要能和他重逢!”
“望你三思,如果你没有了灵魂,你何以爱!”
“没有灵魂,他便是我的灵魂!只要和他相逢,我什么也愿意。”
“好,好一个敢爱敢狠的女子,世间人人都像你,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别离了。”钟馗回过头来对牛头马面言道:“去如实禀告冥王吧!”
须臾工服,只见牛头马面手捧一颗透明的水珠从黑暗里出来。
“你真心愿意把你的灵魂压给冥,无怨无悔吗?”钟馗确认道。
“我愿意,只要能和他重逢!”我斩钉截铁的说。
“喂她吃下这颗水珠,便可困住她的灵魂于水珠中。”钟馗说道。
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我一口吞下水珠。
只见牛头马面在钟馗耳边窃窃私语,钟馗不断点头。
钟馗开口说道:“你的爱感动天地,已通过冥王的考验,你可以返回人间了。”转身对牛头马面说:“送她去轮回道口,让她重返人间吧。”
“谢过大人!”我们正要转身离开,只见钟馗叫道:“慢着!”
我心里一惊,莫非钟馗要反悔,不让我重返人间。
“由于你吃了彼岸花,你的记忆无法消除,可是我们会消除有关于你的其他人的记忆,包括张生,从你死前的那一刻开始。你要严守这个秘密,不然我会让黑白无常勾你的魂魄来阴间问罪。”钟馗厉声道。
“知道了,谢过大人。”我回答。
 
 
在六道轮回口,专门有一道轮回口是让死者复活,我带着要和张生重逢的愿望跳进了轮回口,重返人间……
我重返人间后,后来听说,张财主死因不详,官府草草了事。而张生抱着我跳下悬崖,却被一位神医救起,我起死回生的事,却成了这位神医的佳话,广为流传。后来我问张生,你跳崖的那一刻心里想的是什么,他回答是想要和我重逢,殊不知,我在黄泉路上走一遭,是重逢的这个信念,让我起死回生的。
一年之后,我们的双胞胎儿女出生了,我们过着隐居山林的生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再不问世事……
 
 
 作者简介:
喻超,笔名山木,本刊小编,喜欢率性的写。诗歌是一种信仰,可以用一生来守候
    美文精选网